1. 番号库首页
  2. 街拍美女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262.jpg 第2张

战争中的暴戾之气会蔓延,会渗透到士兵与民众的灵魂中,让许多人渐渐变成没有人性的野兽。因此,战争的无情与恐怖绝不会只出现在厮杀的战场上,它还会延续到战争结束之后。不管战胜或战败,二战这首大时代悲歌让参战国的士兵与百姓都付出难以估量的沉痛代价。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第4张

【精采的叙事手法】

《拆弹少年》故事主轴叙述1945年5月二战结束后,丹麦军方强迫德国少年战俘拆解海岸边数百万颗地雷,完成任务后才能回德国。我在观影前就很好奇拆地雷一事如何形塑成一出戏?事实证明,编导马汀·赞帝维Martin Zandvliet的编剧技法着实精湛,从开场浓重呼吸声到结束时回头遥望都牵引着我的心。

英文片名是「Land of Mine地雷区」,场景几乎都集中在埋着地雷的丹麦西海岸,角色就分德国少年兵和丹麦军人两派,剧中场景与人物不多,故事线也简单,Martin Zandvliet巧用流畅的多重转折和震撼的爆破影像,凝聚出既惊悚又感人肺腑的好戏。

每一处转折都存在着敌我对立的冲突、人性的试炼与抉择的煎熬,让观众觉知战争所制造的仇恨会在战后持续发酵,也带领观者从不同视角去发掘受害者与加害者在战争前后交换错置的吊诡关系,让人省思也令人哀叹。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第6张

【战争遗毒祸延子孙】

因德国纳粹独裁者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侵略企图心兴起大型战争,将多国人民推入人间炼狱。二战到了1943年左右,德国能从军的成年男人越来越少,于是17岁以下的青少年就成为被征召的生力军。

未成年少年兵被洗脑(为国效忠、当国家英雄)被训练后,作战技能、身高虽无法与成年人相比,却具备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勇气,更拥有成年人没有的优势—能让敌军轻忽他们而夺得先机。然而,毕竟年纪小又作战经验短缺,德国少年兵团上战场后人数快速锐减。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第8张

关于赴战场一事,这些少年兵是没有任何选择权的,服从者穿上军服上战场,举白旗或逃走者一律被处死。同样以二战为背景的《怒火特攻队Fury》,片中就曾出现(不敢作战的)少年被挂上「胆小鬼」牌子并吊死在树上的场景。

本该在学校求学的学生,在家庭受呵护的孩子,因为一场战争,将他们全部卷入血腥风暴。1945年,在丹麦西海岸线的少年战俘咬牙忍耐所有痛苦,逼自己适应逼自己成长,期望能逃出这场拆地雷梦魇,回到故乡,回到亲人身旁。

这样的心愿,在拆解地雷的步步惊魂中,被火药炸得粉碎。在丹麦军官的仇恨与报复中,回家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成年人世界里权力之争所种下的祸根(战争、地雷),战败后却由一群懵懂的少年来偿还,不但有违人道主义,更是二战的历史共业。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第10张

【战争中幻化的野兽】

丹麦国土紧邻德国,1940年被纳粹德国略地侵城,直到1945年德军战败投降才恢复自由。被德军占领五年所凝结的怨恨,让丹麦军官的满腔怒气在面对德军战犯时毫不掩饰的宣泄而出。开场一群垂头丧气德军中有一人披着丹麦国旗,被军官卡尔Sgt. Carl Rasmussen(罗伦‧穆勒 Roland Moller)瞧见,立即上前火爆的对其拳打脚踢,Carl的行径正代表丹麦人对德国人的不屑与痛恨。

战争期间,德军预期盟军会从丹麦西边海岸线登陆,所以沿着海岸线埋了数百万颗地雷,这些地雷区在战争结束后成为丹麦迫切处理的大事。于是,留在丹麦的德军战俘就担当起拆除地雷的重任,这些德军中包含了尚未成年的少年兵。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第12张

从军前少年兵被训练杀敌技能,战后被丹麦军官训练拆解各式地雷的技巧。这群少年匍匐在海滩上,用一根细棍插入沙中寻找地雷,然后慢慢旋转开地雷孔盖,再把中间的雷管轻轻拿起,看似简单的拆除步骤,只要稍有轻忽就被炸得血肉横飞。220万颗地雷是多么沉重的负荷啊!

这些少年要与拆地雷作战,也要与饥饿和恐惧对抗。他们将回家当成信念努力活下去,但丹麦军官的刻意虐待,让少年兵只有水喝,几乎没有食物可以吃。饿到受不了,半夜偷回吃下肚的粮食却是老鼠屎,集体呕吐虚脱。

士官长Carl后来偷渡食物给少年兵吃,被长官艾比Lt. Ebbe Jensen(Mikkel Boe Følsgaard饰演)发觉。一晚,Ebbe带着其他丹麦军官将睡梦中的少年兵叫出来,朝他们洒尿、强逼其做猥亵动作且极尽所能的嘲笑,对少年兵施以精神与肢体的凌虐。

战争时的受害者(丹麦军人与民妇)幻化成没有人性的野兽,在战后成为可怖的加害者。这一颗颗复仇心重的人性地雷比海边地雷更令人胆颤心惊,更无从拆解。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第14张

【地雷区的人性光辉】

原本对德军恨之入骨的Carl,负责带领十一名少年兵拆除地雷。Carl与他们朝夕相处,发现他们只不过是一群被纳粹利用的小棋子,一群单纯又想家的孩子。在少年兵威廉因疲累饥饿误触引信被炸断双手,又在赛巴斯汀Sebastian(Louis Hofmann饰演)的诚恳建言下,Carl也对这群孩子动了恻隐之心。

Ebbe对少年兵的刻意欺负,更让Carl看清(德国、丹麦)成人的卑鄙残酷与少年的不幸与无助,他渐渐与少年兵站在同一阵线,给他们充足食物、夜晚不再上锁,还和他们一起踢足球、赛跑。阳光下奔跑的少年,彷佛已远离战争荼毒的苦难。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第16张

美好时光来去匆匆,爱犬不幸被地雷炸死让Carl情绪失控,决定收回对少年兵的人性化管理。不久,海岸边民宅的小女孩Elisabeth竟误闯地雷区,少年兵不计前嫌(被误导而吃了老鼠屎),立刻跑去救Elisabeth,最后被双胞胎弟弟恩斯特Ernst救回(报了面包之恩),Ernst随后自踩地雷,随着思念的哥哥Werner上了天堂。

这一幕幕映入Carl眼帘,让他感动又自责。原本敌对的两国人民,在艰难的年代里让善念发了芽,绽放出人性光辉。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第18张

少年兵终于拆解完地雷完成任务,六名少年们边搬地雷边诉说回乡后的梦想时,一个未拆除的引信又爆,瞬间炸死六名少年,最后仅剩四名。计划里已经可以返国的四名少年兵,长官Ebbe却食言并准备将他们送往另一地雷区,Carl抗议无效,决定坚守诺言违抗军令。

陪伴少年兵拆除地雷期间,Carl经历了跌宕的心境转折,认清了战争所制造的罪恶,德军少年兵的纯真,洗涤了Carl的仇恨与狂暴,Carl愿意为他们犯军队之不韪。四名少年跑向德国边界时的背影,是重生,也是彼此的救赎。

拆弹少年 Land of Mine—沙场少年悲歌 第20张

原创文章,作者:小牛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070.com.cn/217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