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番号库首页
  2. 街拍美女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247.jpg 第2张

本剧改编自唐代作家裴铏的传奇小说《聂隐娘》,「传奇」仍带有奇幻色彩,但已逐渐远离神鬼而更接近真实的人性了。唐传奇小说可分为宗教、历史、侠义、爱情等几类,《聂隐娘》则归类于侠义类。

唐代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对朝廷形成内忧,其中势力最庞大的是魏博。为了朝廷社会安定与安抚藩镇魏博,遂使嘉诚公主(许芳宜 饰演)下嫁到魏博。双胞胎妹妹嘉信公主(许芳宜 饰演)为道姑,训练十岁女童聂隐娘(舒淇 Qi Shu)武功剑术,待其剑术有成,命其格杀奸佞之人。一日,遣送聂隐娘回魏博,命她刺杀魏博节度使田季安(张震 Chen Chang)。然聂隐娘暗中调查,觉察幕后另有隐情,遂违抗师命聂隐娘完成心中使命后与「磨镜少年」(妻夫木聪 Satoshi Tsumabuki)浪迹天涯。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4张

《刺客聂隐娘》的剧情与画面是一种宁静幽雅美学的体现。剧中多以文言文对话,言简意赅许多时刻镜头会停留在一个人身上,使其慢慢的、缓缓的做一件简单的事更多时刻,镜头停留在某一景某一物上,衬着简单的鸟鸣与鼓声,悠悠然然。那人的姿态表情、那家具器皿的华美、那花朵的娇艳、那层迭山峦的壮阔、那白桦林的鬼魅…都因这缓这慢而突显其风情,人事物都无限放大了其特殊韵味。侯孝贤导演对真实场景风貌的坚持、对服装饰物的考究、对格调品味的细炖慢熬,营造出独特的侯氏电影。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6张

李屏宾的摄影功力本已独树一帜,配合侯孝贤导演的「慢影」美学,其画面凝聚了文学、哲学、武术、舞蹈…的巨大能量,另释放出浓浓的禅味,美不胜收。开场的黑白影像如一幅幅水墨画加入色彩后,倚山的庙宇、飘飘然的芦苇、俯瞰而下的人与马,跳舞的女子…一人一地一景一物都有源源不绝的生命力,叹为观止。

配乐分为前后两部分,应该也是当作前后剧情变换的分野吧!前段仅有鸟鸣声、乌鸦叫声及鼓声,不管场景在户外或室内都有这三种声音后段从田兴要遭活埋时出现了有旋律的乐音,自此,澎湃音乐扬起。前段没有旋律的鸣声鼓声,却出现在每个场景,稍觉突兀,但激昂的鼓声与剧情搭配得宜。我倒是挺佩服这般笃定做出前后段截然不同特色的配乐,还有些时刻是没有任何音乐的,无疑的,林强的音乐创作亦是个人风格独具。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8张

唐传奇《聂隐娘》虽归类于侠义类,电影巧思改编后涵括了宗教、历史、爱情三类。藩镇魏博节度使田季安上朝时因为家臣的规谏而大发雷霆、夜晚因为黑衣女子闯入房间立刻带剑急追,可看出他处事易怒、急躁,缺乏深谋远虑但另一方面,他待夫人有礼有节、爱护其妾瑚姬(谢欣颖 Nikki Hsieh),更在说起与聂隐娘小时候许下婚约的过往情事时,语调多有歉然,可知是个重情之人。

聂隐娘这位从小离家习武的女人,其成长过程必定艰辛孤独,但其性本善,听命于道姑师父杀人时仍能由内心判断对方是否罪该万死,对青梅竹马怀有柔情的她,在下手杀田季安之前多方观察,发现田季安也算有情有义,另顾及其子年纪尚幼,不但未杀之还助他揪出背后奸人,后归隐山林。聂隐娘浓郁幽微的爱情悄悄跃为主旋律,让人低回感动。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10张

然而,由于内容改编太大台词又过于简省,若对原著未曾涉猎或未看过剧情简介,观影时可能会有多重困惑。因为,除了聂隐娘、田季安、瑚姬的角色塑造较具体外,有些人物存在度虽高却又令人感到非常混淆。

如嘉诚公主与嘉信公主是双胞胎,因两人长相神似,一开始完全无法从称号就得知这是两个人啊!是从嘉诚公主亡,牡丹一夕变白才惊觉此为不同两人。另一相同程度混淆的是田元氏(周韵 饰演),她同时又是武功高强去暗杀聂隐娘的「精精儿」,我到最后才勉强兜拢起这两位应是同一人。至于妻夫木聪扮演的角色,也仅能从他擦亮镜子给小孩看,才好不容易联结出他是《聂隐娘》小说里原有的人物「磨镜少年」。虽然最后都一一「对号入座」了,但这些交错又隐晦的支线其实也降低了剧情的流畅度。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12张

当道姑看着恶官并对聂隐娘云「为我刺其首来,无使知觉。」后给予羊角匕首,聂隐娘无声无息接近、跳跃、刺其首,完成使命,这一刺杀动作便为舒淇的刺客形象抹上鲜明色彩,而她演来实有侠女风范,后一次任务违抗师命乃因该官有一幼子故不忍下手弒之,舒淇展演出侠女感性温暖一面。一位衔命而须时时杀人的侠女却有一颗温柔的心,是多么矛盾与冲突啊,但具个人思考能力与人道关怀特质的聂隐娘,其心志早已超越了道姑师父的必杀令,舒淇诠释此对比性格游刃有余。许芳宜古装扮相极美,若能多一点「舞动」的动作戏更佳。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14张

张震、谢欣颖表现平平,张震表演太用力,谢欣颖则太无力,跳舞那一幕真想请她到旁边休息。另外,真不知该怎么说可有可无角色的阮经天了,唯一一场与舒淇的武打戏,却又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啊!我真心为他可惜。除了舒淇外,最让人惊艳的是出场不多但绝对吸引目光的妻夫木聪了,虽然他出现时我不太清楚他扮演的角色,仍被他活灵活现的身手与表情给逗得很乐(其它时候都颇揪心),最后他等候与欢迎舒淇归来时又是一注活泉。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16张

《刺客聂隐娘》以原著的历史、政治背景为轴,大刀阔斧删减原著中的故事情节,另增添了人物与故事支线以丰饶内涵,让聂隐娘和剧中人物间的恩怨情仇纠结缠绕,也让聂隐娘之侠义气度与良善性格有更具体的呈现。在原著与改编电影中,从书名剧名到主角,皆以女性入题,并深刻的描述了聂隐娘其女性独立精神与自主形象,实属难能可贵。

本剧有五位女性角色,分别为嘉诚公主、嘉信公主、田元氏、瑚姬、聂隐娘,这五位女性各有自己的价值观与道德观,代表不同的女性特质。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18张

嘉诚公主嫁到魏博藩镇后即遣散从皇室陪嫁而来的奴婢,让自己融入异域的生活。她收了丈夫田绪的庶子田季安为继子,对入府的聂隐娘甚为疼爱,曾分送玉玦给田季安和隐娘当作婚约信物教导隐娘抚琴,说予「青鸾舞镜」的故事。

为了安壤藩镇而离乡背井的嘉诚公主本身就是孤单的青鸾,然她心怀善念,虽病死异乡,却获得田季安和隐娘的敬重。「青鸾」的意象同时延伸到自小离开父母与家乡,一人独自在异域习武的聂隐娘。嘉诚公主与聂隐娘两人身于异地而没有同类,性格同样孤高也同样寂寞啊!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20张

嘉信公主乃武功高强的道姑,她训练聂隐娘剑术并派她去杀奸臣恶人。一回,聂隐娘未杀有幼子之恶人,道姑斥责:「以后遇此辈,先断其所爱,然后决之。」此外,派聂隐娘杀田季安,最后更因聂隐娘违其命而欲杀隐娘,可见其心狠手辣,虽为道姑却未修正道,更反衬出姊姊嘉诚公主端正和善的性格。

田元氏嫁入田府,却暗中杀害被黜官到外地的田氏家臣,以巩固自家元氏的势力她怨妒瑚姬得宠又怀了身孕,使用邪教法术欲致其死她见聂隐娘坏她大事而亲自出手刺杀,是个爱憎分明的烈性女子。

刺客聂隐娘The Assassin—出走 第22张

瑚姬受田季安宠幸,听了聂隐娘与田季安曾订下婚约后为聂隐娘感到不舍。心地善良的她,真情对待田季安真心怜惜聂隐娘,让自己逃过死劫。

聂隐娘十岁被带走,尊道姑为师习得高超武术,待剑术已成,听道姑之命进行暗杀行动。她受过嘉诚公主恩泽,更受其良善教化,在执行刺杀任务时仍保有清明思绪,尤以不斩人伦之情。她十岁离开爹娘与故乡,出走到高山上的庙宇习武、习得武术后从道观出走回到故乡。后违抗师命未杀田季安,待她梳理生命中的情怨纠葛后,又再一次出走。聂隐娘与同道「磨镜少年」(青鸾遇见镜)远离世俗红尘,走出刺客宿命,走向生命新格局。

原创文章,作者:小牛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070.com.cn/218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