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番号库首页
  2. 街拍美女

刺猬优雅Le herisson–老妇与小女孩

106.jpg 第2张 **《刺猬的优雅》是法国小说,作者是哲学系老师妙莉叶.芭贝里 Muriel Barbery,书中有许多哲学的辩思,有时不是很容易懂,但以纯小说来阅读却不失趣味与省思。在阅读这本小说时,常常觉得作者是以荷妮与芭洛玛之口来述说个人的论点,其中不乏精彩的论述与生活观察的巧思但过于崇尚日本生活方式而扬弃法国文化,以及浓浓的崇日情怀却也让人无所适从。
本书以巴黎富豪区的公寓门房荷妮‧米榭Rene’e Michel (乔希安‧ 芭拉丝寇 Josiane Balasko饰演)与住在五楼的聪颖小女孩芭洛玛Paloma Josse(Garance Le Guillermic饰演) 为第一人称,交错叙述两人的所见所思,串连起公寓中住户形形色色的性格、思想与生活片段。荷妮,54岁,担任门房工作已27年,看起来是个矮胖、粗鄙,有一肥猫相伴的老妇,却是个阅读众多书籍并拥有锐利鲜明思考逻辑,能评赏名画与电影艺术,将猫咪取为「列夫」的隐藏版知识家。书中许多哲学理论都是荷妮阅览众多书籍后的心得。
芭洛玛,早熟的女孩,拥有高智商,看不起家人与世人的自私与虚伪,决定在她13岁那天吞安眠药自杀,并放火烧了高级公寓的家。但在自杀前,她要留下一些观察人生的想法,于是陆陆续续写下「深刻思想」与「世界动态」两种类型的日记。
妙莉叶作者观察敏锐、思想精湛,许多芭洛玛的「深刻思想」篇章很值得一读,例如:她观察自己的奶奶一辈子刻薄、冷淡,未替社会尽过棉薄之力,老年时却住在 养老中心的豪华套房内相对的,一辈子孜孜矻矻为家人张罗生活,为社会付出劳力的劳工阶层热水器装修工,风烛残年之际仍饱受贫苦之迫,未能安享天年,这样 的情况公平吗?

另有「世界动态」篇章则论述自己的母亲,接受高等教育拥有高学位,镇日养尊处优不愁吃穿,却仍忧郁症缠身而定期接受心理医师的治疗,治疗了十年,也吃了十 年的药,每天仍花三小时耽溺于替家中的植物浇水并与植物交谈中,还在看了心理医师十周年时喝香槟庆祝。书中芭洛玛与这位泰德心理医师的「精采对决」让人大 快人心、捧腹大笑。

刺猬优雅Le herisson--老妇与小女孩 第4张 **电影则以芭洛玛的观察与口述串联整个剧情。剧中,预定要自杀的芭洛玛,天天拿着爸爸送她的摄影机拍摄她感兴趣的人、事、物,并旁白她个人的想法(就是 小说中日记的观察记录)。因为她觉得「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那一刻你在做什么」,于是她决定拍部「生命为何如此荒谬的影片」当作她死前的目标。这段情 节的改编很高明,让这栋公寓中发生的故事能在电影中流畅的进行。
有一天,公寓里有一位住户心脏病过世了,新搬来的住户是日本老者小津格郎Kakuro Ozu(伊川东吾 Togo Igawa饰演)。他富有、温文儒雅、待人和善有礼又大肆整修原有公寓格局而受到大家的注目。不久,小津格郎和热爱日本漫画、围棋并正在学习日本语的芭洛 玛结为莫逆之交也在与荷妮的短暂交谈中(俄国文豪列夫‧托尔斯泰的巨著《安娜‧卡列尼娜》书中的首两句名言:「幸福人家彼此都很类似,可是不幸人家的苦 难却不相同」),确认她是一位阅览群书,故意深藏不露的睿者。于是,小津格郎送荷妮《安娜‧卡列尼娜》精装书,开启两人之间的情谊。而荷妮也是位不折不扣 的日本影迷,她热爱小津安二郎的电影,热爱阅读、音乐与艺术,与小津格郎性灵相通。

电影中有一幕,当荷妮走进门房休息处的另一个房间时,映入眼帘的是倚墙而立的大型书架,排排书架上满满的整齐的书籍,煞是壮观!芭洛玛与荷妮相识并建立了亲近关系,在看了这个房间后,她替荷妮做了「书与荷妮」的纸雕,非常温馨动人。而芭洛玛对小津先生叙述她对荷妮的观察是「她像刺猬,浑身是刺,一座如假包 换的堡垒故意装得很懒散,其实内心跟刺猬一般细致、性喜孤独,优雅的无以复加」。芭洛玛也对荷妮说「你不是普通的门房,你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藏身处」。

刺猬优雅Le herisson--老妇与小女孩 第6张
小津先生与荷妮一起吃饭、看影片、谈天,两人的互动和谐,默契十足,亲密的情感也悄悄滋生。但荷妮却在心中有一种「门不当户不对」的高攀疑虑,深深困扰她。〈原著中谈到多年前姊姊的不幸遭遇,种下荷妮与富贵人家来往的阴影〉
电影另一段重要的改编是「鱼缸中的金鱼」所呈现的意象。芭洛玛的姊姊鸽蓝白养了一条金鱼,芭洛玛认为姊姊是「鱼缸中金鱼」的典型人物,外表光鲜漂亮,(虽 想超越父母,赢过周遭的人)却庸庸碌碌在缸中了此残生。她虽期许不要变成这样的人,却又认为自己的未来与命运已经被注定了,无法逆转了,这也是她想自杀的 主要原因。终于,看不下金鱼傻傻在鱼缸中游的芭洛玛,放了一颗安眠药喂食金鱼,并把昏死过去的金鱼丢入马桶中冲走。这只金鱼,却在荷妮心生犹疑时「冲」到 了她住处的马桶中,荷妮捞起金鱼满心欣喜,心中燃起希望,觉得生活或许可以有另一种选择而勇敢迈出与小津先生交往的一大步。
就在一切事情在轨道上顺利的进行时,隔天,荷妮却为了叫唤一精神状况有问题的街友而在马路上被车撞死了。小津先生告知芭洛玛此事,伤心欲绝的芭洛玛在荷妮 家看到了这只原本应该死亡的金鱼,此时却安然无恙的活在水瓶中,她认为荷妮在意外死亡之前「已经准备好要爱了」。芭洛玛心中彷佛遭受重击而被唤醒了生存的 渴望,离开了自杀的想望。

**哲学家似乎喜欢以死亡来论定生存的最终意义。但,一个人怀抱前所未有的希望,想在人世间好好活出新生活,创造新格局时,死亡不就是一切的毁灭了吗?
荷妮的死亡,带来芭洛玛扬弃死亡的想法,虽是一种希望的延续,但是,荷妮一定要死吗?不能与小津先生相互陪伴相互扶持过新人生吗?死了后如何感受人生,如何实践爱与希望,又如何散发爱的能量?我无法参透啊 !

原创文章,作者:小牛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070.com.cn/219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