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番号库首页
  2. 街拍美女

窃听风暴 The Lives of Others–性格纯净的好人

109.jpg 第2张 因为民情、文化的不同,有些欧洲片不是那么雅俗共赏,通常与一般观众会有些距离。但《窃听风暴》真的是剧情好、演员优、节奏流畅的佳片,它从一开始就能挑起观众的好奇心,吸引你的目光,也能拨弄你的心弦,让人陷入一种畅快又奇异的激情中,然后眼泛泪光,带着满足的微笑感谢这出好电影。
《窃听风暴》讲述东德的秘密警察卫斯勒监视一对艺术家情侣的生活,原本冷血无情,做事效率高又一丝不苟的卫斯勒,竟被艺术家的无暇灵魂与真诚性格给感化,义无反顾保护这对爱侣,最后被降职做拆信送信的工作也无怨无悔。在艰苦的时代中,人性的光辉更显耀眼。此片获得2006年德国与欧洲电影多项大奖,代表德国参加2007年美国奥斯卡外语片角逐而得了最佳外语片,真是实至名归。
*时代背景设定在公元1984年的东德,也是柏林围墙倒塌的前5年,当时东德由「史塔西」Stasi(即秘密警察、国家情报员。是由10万专职人员与20万网民组成的情报机构)监视、控制着六百多万东德人民的一言一行。
电影一开场,就看到东德秘密警察卫斯勒Wiesler(欧路奇莫赫 Ulrich Muhe饰演)以高超技巧询问嫌疑犯的过程,并将此过程的录音带在秘密警察学校的课堂上播放,以实例教导学生如何辨认供词的真假:「说谎者的供词会一字不差,而且态度镇定说实话者会重组说词,而且会因受到不公平对待而咆哮、暴怒…」

课后,他跟随古毕兹(学生时代的同学,现已当上文化局长)去剧院观赏由剧作家德瑞曼Georg Dreyman(沙巴斯帝安库克 Sebastian Koch饰演)推出的戏剧《爱的面貌》,剧中女主角则由德瑞曼现实生活中的亲密爱人克莉丝塔‧西兰Christa Sieland(玛蒂娜吉黛克 Martina Gedeck饰演)担纲演出。卫斯勒第一眼见到克莉丝塔时,习惯面无表情的他脸部瞬间有了变化,一股力量牵动着他。散场时他向古毕兹提出亲自监听此对艺术家恋人的要求,原本古毕兹觉得他太敏感,却因官阶更高的汉普部长也正有此意而立刻进行监听行动。
卫斯勒进行监听时,得知德瑞曼有一导演好友雅斯卡,他因得罪高层被禁止导戏多年而郁郁寡欢。德瑞曼过四十岁生日举办的生日派对上,雅斯卡一人独坐角落看着布莱希特(东德人权作家)的诗集,之后送给德瑞曼一本《献给好人的奏鸣曲》当作生日礼物。

窃听风暴 The Lives of Others--性格纯净的好人 第4张
汉普部长因看上克莉丝塔的美色而威胁她与他在一起,甚至在车上非礼她。汉普部长送克莉丝塔回家时被卫斯勒监看到,心中不以为然的他故意用计提醒德瑞曼,让德瑞曼知晓此事。当天夜晚,卫斯勒监听此对恋人的互动时,竟深深着了迷,听到身体倾斜而入神,连接班的下属进来都没发现。隔天,卫斯勒还潜入德瑞曼家,拿走《布莱希特诗集》回家阅读。当他读到书中充满诗意美好的句子时,心灵深处受到悸动,接收到美的共鸣,冰冷的心开始融解…

一天晚上,德瑞曼接到雅斯卡自杀的噩耗,他心中悲痛难抑,坐在钢琴前弹起了《献给好人的奏鸣曲》(以贝多芬《热情奏鸣曲》为雏型的新作品)。监听中的卫斯勒,被缓慢而忧伤的琴音触动了心弦,眼眶蓄泪,尔后潸然泪下。此时,德瑞曼告诉克莉丝塔:「那些真正用心聆听(乐曲)的人,难道会是坏人吗?」竟像回应了监听中的卫斯勒的心境。卫斯勒至此,对这对艺术家情侣的生活与思惟产生前所未有的温暖感觉,不知不觉已忘当初监听时的初衷,内心已和他们成为朋友。唤起了他内心美好的特质,唤醒了沉睡中的美好灵魂,而臣服于人性优美的美乐地中……

雅斯卡死后,德瑞曼决定要为这些充满才气却抑郁而终的东德朋友们发声,他写了一些相关的文章准备投稿到西德的杂志,德瑞曼的另一好友豪瑟知道后全力相挺, 帮他找人找门路找特殊的打字机。但因为到处有人监听监看,所以行事要非常小心。他们用了一个方法测试后发现德瑞曼家没有被监听(其实是卫斯勒刻意通融造成 的误解),于是相约在德瑞曼家聚会讨论。此后,卫斯勒为了要隐藏这群反动者的罪行,故意撤走另一个监听下属,并在监听日志上以筹划一出戏剧为轴,写下漫天大谎以掩护德瑞曼。此外,他还亲自找到要去赴汉普部长约的克莉丝塔,赞美她是优秀的艺术家,给她信心并鼓励她,让克莉丝塔回到德瑞曼身边。克莉丝塔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卫斯勒说:「你是一个好人。」
有了卫斯勒的刻意掩护,德瑞曼写反动文章投稿到西德「明镜杂志」的事件未曝光。但克莉丝塔因未赴约得罪了汉普部长,便被以购买与服用禁药抓走,审问时虽供出了德瑞曼,但未说明主要证据打字机的藏处,于是德瑞曼逃过一劫。隔日,卫斯勒被找去审问克莉丝塔,他巧妙用计审问出打字机的藏处,然后迅速的潜入德瑞曼住宅中拿走了这样重要物证。克莉丝塔被释放返家后不久,国安局也随后到达进行搜索,当搜查接近打字机藏处点时,德瑞曼以痛苦、愤怒又绝望的眼神看着克莉丝塔,克莉丝塔承受不了内心的谴责奔出公寓。当然,国安局未找到打字机,德瑞曼也百思不解打字机为何不翼而飞?
奔出公寓的克莉丝塔,冲向大马路时被迎面而来的车撞死,目睹一切的卫斯勒凝视克莉丝塔的脸心中哀戚不已,他费了这么多心思,原本可以拯救这对情侣却又功亏 一篑。之后,卫斯勒被上级发现有袒护德瑞曼之嫌,于是被降级做拆信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虽然脸上依然没有表情,但眼神已变柔和,相信他的内心已不再冰冷了。
过了四年多,1989年的11月,柏林围墙倒了,卫斯勒依然做着送信的卑微工作。又过了两年,剧作家德瑞曼得知他原来也曾被监听,纳闷自己怎么从未被约谈或纠举,他展开调查,发现暗地里帮助他的人竟是一位秘密警察!有一天,德瑞曼刻意跟踪了卫斯勒一段路后,既感伤又感恩的望着挨家挨户送信的卫斯勒,最后选 择不动声色离去(相见又有何帮助?)。两年后,书局出现了一本新书,名之为《献给好人的奏鸣曲》,卫斯勒走进书局慎重的拿起这本书,这是德瑞曼致上他深深的感激之意,献给默默帮助他的卫斯勒。

德瑞曼与卫斯勒两人从未正式见面,更从未讲过话,但对彼此的关怀与感激却能无碍的传送到对方的心里。就像我们读了一本好书,听到一首经典乐章,我们未曾与 作者见过面说过话,仍能由书本精彩内容、乐曲动人旋律接收受到澎湃的情感交流,那种种无与伦比的感受会在心中驻留,也会对人格产生潜移默化。
这真是一个极美丽的故事。性格纯净的好人,还是有获得天助及人助的契机,我们应当为这些人喝采与看齐。

原创文章,作者:小牛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070.com.cn/2196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